矢锁

基本杂食
一步跨过一个墙头
搞冬使人快乐
登登笑的真好看
伊万真是太天使了

【狼队】 Jewel,Star and Sea

一次突发事故

搞事的人那么多,随便什么事故

总之大家的能力会消失一段时间

总之我就是想写小队笑啊!
--------------------------


据Peter发表他的感想那就像晚上突然的断电,这种不日常的事让人紧张中兴奋刺激冒出尖来,心中有几分担忧之情,但又被对习以为常的黑暗萌出的新的好奇盖住一半。但这种不会驻足的新奇感长时间后又被无聊打败了,他会十分怀念他的电子游戏。


他又开始念叨:“总的来讲,失去能力后我对时间的感觉完全不同了,这让我兴奋了很一段时间,但是,当我有些激动地想着终于可以体验一下你们吃汉堡是什么感觉时,心爱的肉馅掉在我心爱的鞋上而我竟然连肉馅的边都没抓到,接着我看见Kurt的杯子被碰到开始倾斜,直到果汁沿着桌子撒到地上,我才发现自己只尴尬的伸出了一只手,那之后我就开始怀念起我的能力来了。”Peter的语速和话痨程度看来和他的能力没什么关系,“它真的很方便。”他带着沮丧的神情强调着,让人非常想抚摸一下他的头。


但是冷酷无情的Logan看不到,他认为Peter的总的来讲一点也不总的来讲,听完他的半是废话的发言,Logan只有一句的同感:他只是十分怀念他的自愈因子和爪子,并不能感到什么正面情绪。


例如刚才他抽完根雪茄差点就直接怼到手心灭掉的时候。


还有现在,他对着一个火腿罐头


Logan像往常一样握拳对着盖子隔空挥了一下,才发现不能像以往一样:爪子伸出来划过,盖子就利落地掉在桌面上,打着转儿发出嗡鸣。于是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一只手握住罐身,一只手拉住拉环,准备普通的开个罐头。
但结果仍是没有控制好力度,罐头里的肉被狼狈的挤了出来,里面的汁水四溅控诉着他的蛮横,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背心现在充满油渍,调整着呼吸努力地冷静下来,想着他曾经旧但是整洁的背心怕是不能再陪伴他了——Logan就是认为自己穿的时间也许比学院里最小的孩子年纪还大的的白背心可以用整洁形容。


突然他闻到一股熟悉的刮胡膏味儿从身后传来,看起来他的鼻子倒是没有失灵,照理说不应该,但现在他真的十分希望它失灵了。
Logan侧了侧身试图完全挡住可怜的罐头和身前的狼藉,然后才以一脸我正在干正事的严肃表情地回头。


但这些掩饰都是徒劳的,“为什么偏偏是瘦子!”Logan很不容易堆出来的几分冷静在看到已经要憋不住笑的Scott的片刻便瓦解得干净。


很明显他看到了对金刚狼来说很糟糕并不想让人看到的一幕。


于是Logan下意识又想竖个中指,但熟悉的疼痛感没有传来,这让他意识到他又忘记目前还不能用爪子来嘲讽对方,于是他只能僵硬地将自己的中指慢慢抬起,比了个正常又怪异的中指。


Scott看向那并不标准的中指,没有合金的锋利冷硬,让他觉得甚至笨拙的可爱。


可爱,他竟然认为一个嘲讽的手势可爱。而且还是logan比的,他又补充到。


看来消失的不仅是激光,他的脑子可能也一并消失了。想到这,再看着Logan现在的样子和不爽的脸,Scott再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笑到好看的上唇被笑意拉伸得再也遮不住白晃的牙,嘴边的笑纹浮现出来,让那微凹陷下去的瘦削脸颊终于看起来圆润了些。这些倒是他之前经常能看见的,Logan想着,他的焦躁被这笑浇灭不少。


但现在,Logan能看到的还有那双终于失去遮挡的眼睛弯出恰到好处的弧度,将眼里通透的蓝都汇在中间,最清澈的海水也不过如此。过多的色彩凝成了剔透的宝石,闪耀地不可思议。但这块曾不为人知的宝石却又因为从眼底中漾出的温暖笑意,被融化成柔软的样子缀着细碎的星光流入了颜色深蓝几近于黑的瞳孔,就像银河流淌进了夜幕。长而密的睫毛和眼角的细细纹路都将这笑靥的温柔延伸到了极致。


Logan看着那双笑眼,生生将抖到了舌尖的脏话吞了回去。用他仅存的几丝文艺气息想着眼前的宝石、星辰和大海现在都是独属于他的,随后又马上清醒过来,有些恼羞成怒地不想承认他被这明眸皓齿所迷惑,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可笑造型和Scott的嘲笑。


Scott也恢复了平时俊朗的脸部线条,语气正经道:“教授找你。”他顿了顿,“你最好换件上衣。”这句话他又带上了笑意。
“学校画室里的石膏人头没准就是照着瘦子的脸削的,一样棱棱角角的。”Logan径直走开,心里还在腹诽着。


不过现在他倒是理解今天听到女孩们用一种压抑着兴奋的语气嘟囔着Summers老师之前摘下眼镜无法直视,现在他能摘下眼镜,却更无法直视是为什么了。


但是Logan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他每次竖中指Scott都会笑


还该死的笑的那么好看。
--------------------------------


老狼看到睫毛弯弯 眼眸弯弯 嘴角弯弯的小队

觉得他也要弯啦

【猎冬】停止幻想

让我们把它变成现实
头发梗来自这→http://280396302.lofter.com/post/1d3bc03d_ee743054
PWP

ooc是常态
一辆儿童学步车

其实还没正式开起来

一边写一边念叨I'm hot
好像没那么性冷淡了
so走个链接

https://m.weibo.cn/1001870544/4246977057136300


PS其实昨天小车就造好了
但是长图难住了我
花了一天终于弄出来了
我真机智

令人窒息的发言
本来想好好搞一篇剧情
现在满脑子车
等我把它开出来

【豹冬/猎冬】两种口味的黑巧克力测评

痛苦
写不出欧美妞热辣的感觉
性.冷淡成这个样子应该不会被屏?
豹猎冬3p预警
-------------------------



他周围都是浓郁郁的黑,并不是天很晚而他忘记了开灯

再准确来讲,并不只是这样

还有两块口味不太一样的黑巧克力融化在他身上

也要融进他的内心

带着黏腻而苦涩的甜蜜

让他失去了辨别光亮的能力

在被洗去记忆与追随光的能力的一切后,他对甜食的热爱还粘在骨子里

他喜欢这种甜蜜
-------------------------




他闭上现在本就失去作用的眼,缓慢思考着他唇上粘灼着的不停摩瑟着他的嘴唇的味道
那大概是各种浆果混合的味道点缀着来自异域的花香,带着黑糖的霸道的苦味,让人感到强烈的层次感
当然还有在苦涩入口化尽后的甘美,现在这种美妙的味道已经蔓到了他口中,它还在继续,向下面的另一个口蔓延着
占领着每个部分,不放过每个角落
就像国王对自己的领土该做的事一样
他曾去过国王美丽的国家,感受过那同样美丽的每一个人民发出的善意,他由衷地感谢这个国家的一切
他身前巧克力的美味让那个国家美好的一切又鲜活在他的脑中,他感到很满足
满足到泄出了声音
他感觉他身前的黑巧变得更兴奋了,发出更浓郁的香气
他觉得原因是刚才发出的声音也许听起来是一声欢愉到极致的呜咽呻.吟,真的只是也许
“黑巧”还轻轻地沉笑了几声:“你已经道过很多次谢,现在我们该专注,不是吗?”
那这句呻吟大概还夹杂着一声不经思绪转动就会流露出的谢谢,他已有些迷茫的大脑努力思考着



他身后传来一声有些不满的低哼,一声沾染着浓厚情.欲的哼声
“我忽视了另一个,我要感到愧疚吗”他的脑袋已经要被快感充满,几乎不能再思考
“我以为我们两个现在应该都融入了背景?所以你就只能感受到他吗?”他身后这块黑巧说
他应该安慰安慰这个“小可怜”的另一块巧克力,他得出这样的结论
于是他转过头,伸出舌头舔舐起来,去品尝另一块的味道
那块“小可怜”顿了顿,然后一点也不可怜地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味道送过来
他尽力地去品味这有些过于热情而浓郁的味道,也许还带着点酸味
他又仔细的思考了这香浓的味道,没错,的确是带着酸味,是他最喜欢的李子的酸甜的味道
这个味道让他有些迷惑,而且在这块巧克力融化后,散发出的不像是一个正经的黑巧应有的味道,而是像一杯他每天早上会来一杯的热可可,会随着他的心情变换它的牛奶含量,香浓而细腻,喝下后一天都会是暖和的,这杯里面还有他最喜欢的李子
他喜欢,甚至是依恋这个奇妙而熟悉的味道
他微笑着用头亲昵而依赖的蹭了蹭身后他认为不算是黑巧的巧克力,得到了更热烈的对他全身的回应
他越发的感到晕眩,感觉身体在海中一样不停上下起伏,挣扎,却当然是毫无作用的
而脑海中他也是迷失的,坠落在无尽的欢愉,又在追寻着更多
他感叹着这两块巧克力都是各具特色的美味,于是他不满足地想:如果同时享用那会不会更美妙
而他也发出了这样的请求,缓缓地用他略压低些的无法让人抗拒的声音请求着他们同时的侵占,听起来像是在撒娇,只是像是撒娇的原因是这个请求还夹带着喘息呜咽,与急不可耐的扭动,带来身体摩擦的火热
他身前身后都在想着:这根本是色.诱!
之后也许还有几句对话,但他的世界已经模糊了,他无法再去辨别
因为他如愿以偿
感受到了极致的快.感与欢愉,沉醉在欲.海之中



他能看到的似乎只有他自己苍白的肉.体偶尔能从大片的巧克力中露出

其他部位被前后两个巧克力紧紧包围着,盖住原本的反色,甜蜜的要融在一起

也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

这样的处境又让他想起他尝试过的一种现代的甜食,某个牌子的夹心饼干

它的味道让他明白为什么只有这个牌子会这么受欢迎,他承认这种小点心味道还不赖

不过他的两块黑巧可比那外面的饼干浓郁多了
而他也远没有夹心那么软绵甜美

又看起来纯白无瑕

他用仅存的一丝清醒让自己认识到这个比喻的荒唐

然后他为此笑了起来,那最后的清醒也消失殆尽

有什么关系呢,夜已经这么黑了










但它仍然很长

可以去享受

-----------------


因为肤色差和视觉冲击,
所以奥利奥真好吃。